首页 国内 美食 时评 要闻 生活 IT 旅游 家电 社会 娱乐 地州 体育 企业

国内

旗下栏目:

保姆利用雇主善心骗房产 老人称把她当孙女疼爱

来源:新疆青年网 作者:新青年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3-06-13 12:00
摘要:利用雇主善心 保姆骗卖主人房产 老两口将保姆告上法庭,最终讨回房屋 房子产权重新回到老人名下,李华多年的病情也开始逐渐好转 郎晓伟 2004年,小桂只是个10多岁的丫头,而保琼已经年过70。 小桂是保琼聘请来的一个保姆,负责洗衣做饭和照料保琼瘫痪在床的

  利用雇主善心 保姆骗卖主人房产

  老两口将保姆告上法庭,最终讨回房屋

  

 

  房子产权重新回到老人名下,李华多年的病情也开始逐渐好转 郎晓伟

  2004年,小桂只是个10多岁的丫头,而保琼已经年过70。

  小桂是保琼聘请来的一个保姆,负责洗衣做饭和照料保琼瘫痪在床的丈夫李华。5年时光荏苒而逝,很少得到儿女关爱的保琼夫妇慢慢把小桂当成了亲人,对她疼爱有加。

  但让保琼夫妇无法预料到的是,他们夫妻唯一栖风避雨的一套两居室的房子,蹊跷地被小桂卖给了别人,年逾古稀的老两口面临着流落街头的困境。

  为房子一事,保琼夫妇和小桂两度走上法庭。经过法院判决,保琼夫妇夺回了房屋所有权,但曾经和小保姆亲若一家的情意,也因此走到了尽头。

  房屋过户给保姆没拿到一分钱

  穿金路小坝内燃机厂第一生活区里,保琼夫妇有一套70来平米的两居室的房子。1996年,保琼夫妇作为内燃机厂的退休工人,用集资的方式买下了这套房子。那时他们的两儿一女都已各自成家,留下两个老人独自住在这里生活。

  2009年,在保琼家中做了5年保姆的小桂哭着找到保琼,称自己家里出了事,急需一笔钱。听到小桂要向他们借10多万元时,保琼也无能为力。

  经过一番商量,保琼答应用他们的这套房子作抵押到银行贷款。可银行的工作人员告诉保琼,他们夫妻年纪太大,不能贷款。随后,小桂提出将房子过户到自己名下再去贷款。为了帮助小桂,保琼夫妇和小桂签了购房合同,答应以30万元的价格将房屋过户。但在没有拿到小桂一分钱的情况下,保琼夫妇就将房子过户给了小桂。

  自家房子突然换了房主

  谁知才过去不到一年的时间,这套房子却被小桂转手卖给了朋友祝青。祝青支付了小桂10万元首款,并约定尾款以每年2万的方式归还。而从始至终,保琼夫妇也没有从小桂那里得到一分钱。

  夫妻俩居住多年的房子莫名其妙地就成了他人的,这让只靠退休金过日子的老两口难以接受。原本身体不好瘫痪在床的李华听说后,更是禁不住打击,身体每况愈下。

  法院判决房屋归还两老人

  随后,保琼夫妇联系了云南睿信律师事务所的崔寓翔和杨谋飞律师,于去年2月向盘龙区人民法院起诉小桂和祝青,希望能夺回房屋所有权。

  崔律师认为,小桂在取得房屋所有权时,并没有向保琼夫妇支付房款,违反了合同法规定的等价有偿的原则。而老人把房屋过户给小桂的本意是想让她拿去贷款,但小桂却将房子私自转让他人,骗取了老人的信任。祝青后来采用先付10万随后分期付款的方式,也是一种不符合正常市场行为的方式。

  同年8月,盘龙区法院一审判决房屋所有权归保琼夫妇,让小桂归还祝青购房所付的10万元。祝青不服判决向昆明市中院上诉,后被驳回。

  虽然最后房子还是归于保琼夫妇,李华的身体也渐渐康复,如今已能拄着拐杖走路。但经历一场变故后,两人的生活却再也回不到以前。保琼对小桂也十分失望,“以后不会再找保姆了。”

  律师说法

  子女多些关爱 老人就不会被骗

  “家庭因素在里面起的作用太大了。”办理了保琼夫妇的房子纠纷一案,崔寓翔律师感慨道,如果当时保琼在借钱和过户房子给小桂时,能和子女商量一下,可能就不会有这样的事了。

  崔律师说,由于保琼和子女间的关系不好,感情上对保姆小桂过于依赖,才会被她诱导。“空巢老人很可怜,尤其是退休后感情上处于真空,如果子女平时能多关爱父母,就不会被外人钻空子。而且从法律上讲,子女也有赡养老人的义务。”

  崔律师建议,如果以后雇主尤其是空巢老人,遇到保姆寻求帮助时,最好先找专业人士比如律师等,核实一下求助情况是否真实。也要多和家人沟通,遇到要钱的情况时,由律师提供一些专业意见,谨防上当受骗。

  (除律师外,文中涉事人物均为化名)

  讲述

  老人把她当孙女一样疼爱

  “她一直叫我‘奶奶’,很亲热。”

  由于李华10多年前瘫痪在床,生活无法自理,子女们都不愿回家照顾老人,保琼只好请了保姆。2004年,前一个辞职的保姆把小桂介绍给了保琼。

  保姆成了两老的精神寄托

  “她身高有1.57米左右,有点瘦,皮肤偏黑。”虽然快有两年没有见过小桂,但说起她的体貌特征,保琼依然印象深刻。这个1989年出生,从富源老家来昆明的小姑娘,给保琼的第一印象是“很乖巧、很老实”。

  按那时的收入水平,除了给小桂包吃包住外,保琼每月还支付她200元的工资。刚来到这个家庭时,小桂每天的任务就是做饭、打扫卫生和洗衣服。

  为了让小桂有家的感觉,除了每顿饭在同一张桌子上吃以外,保琼还把一间卧室腾出来给小桂住。“至今里面还有一堆她的东西,我们还帮她保存着。”

  这个乖巧可爱的小保姆慢慢成了两位老人的精神寄托。保琼很快喜欢上了这个年轻的小保姆,把她当成孙女一般疼爱,甚至跟她谈心聊天。

  但她现在也想不明白,这个当初乖巧伶俐的小保姆,为何会骗取他们夫妻二人仅有的一套房产。

  老人为帮她借款17万元

  2008年开始,保琼发现小桂有时候夜不归宿,白天也常常在外面玩,家里该做的家务都没做。后来,小桂从朋友那里弄了一个服装铺面,白天在外面做生意,晚上又回来住在保琼家里。

  小桂没有再给保琼家里做任何事,保琼也没有再支付她工钱。但保琼心里仍然感觉舍不得小桂,让她在家里吃住,也没有收钱。

  保琼说,后来的一段时间,小桂时常来找他们两位老人借钱。保琼没有钱,只能向朋友借了再给小桂。保琼计算了一下,她前后帮小桂借了大约17万元,小桂分文未还。保琼每月都把夫妻俩的退休工资拿来还钱,但至今仍然有2万多元没能还清。如今,小桂留下的电话号码已是空号,铺子也转给了别人,保琼也不知道去哪儿寻回这笔欠款。

  保琼说,卖房子的事情败露后,小桂给她写了一份悔过书。悔过书里,小桂提到自己在祝青的提议下,想出了骗房子的想法,并利用保琼的同情心,编织谎言以达到目的。

  法院一审时,小桂也承认,保琼夫妇把房屋借给她办理贷款手续,她也未曾向他们夫妇支付过购房款。后来将房屋过户给祝青时,祝青支付了她10万元,她愿意归还这10万元给祝青。

  过户时没让子女知道

  “如果娃娃们对我们好点,我们就不会被保姆骗了。”提到自己养育的两儿一女,保琼失声痛哭,一直坐在旁边默不出声的李华也突然表情严肃,拿起拐棍敲着地板。

  保琼说,丈夫在10多年前患病后,不管是住院治疗还是买药,3个子女从没有给过一分钱。

  多年来,保琼一直有个习惯,过年时总要给孙子、孙女压岁钱。去年春节,两个儿子破天荒地每人给了保琼夫妇1000元钱。“这么多年了,子女还是第一次给我们钱。”

  “他们也几乎不来家里看我们。”渴望能儿孙绕膝的保琼夫妇,眼看着子女们都在昆明安身立命,却无法承欢膝下。保琼说,因为两个儿子都曾提出让父母把房子过户给孙子、孙女,保琼没有答应。所以在小桂提出借钱和把房子过户给她时,保琼没有向子女透露半句。

  对于母亲的说法,保琼的大儿子和小儿子都认为,他们平时也都会回去看望父母,并没有不管父母。小儿子说,他平时都会回去,只是没有固定的时间。此事的发生让他也觉得意外,幸亏父母都还好好的,以后他会多留心照看父母,不让这类事再发生。

  大儿子也表示,他也因这起发生在父母身上的事气成重病。以前他每周都会去看父母,但父母当时没有把要过户的事情告诉他,如果和他商量了,也不会发生接下来的事。他说以后会更注意关心父母,照顾父母,让他们宽心。(吴胜琴)

责任编辑:新青年
首页 | 国内 | 时评 | 兵团 | 一带一路 | 要闻 | 地州 | 社会 | 科技 | 滚动
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新)字第93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许可证号(3110491)

Copyright © 2009-2016 新疆青年网. All rights reserved.新疆青年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投稿邮箱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